第1章 婚禮突變

影後,強強聯手了!看著沈長歌和這個男人舉止親稔,被激怒的顧羨就智商直線下降,冇法用腦子想問題了。隨手可丟棄的垃圾?聽著男人這話,顧羨不想到他跟沈長歌往那麼久,卻連親吻都不曾有過。沈長歌對他的說辭是想留到新婚夜。現在不知是被戴綠帽還是被利用,又或者兩者兼占的顧羨憤怒得失了理智。他惱怒大罵:“沈長歌你這個賤人!”話剛罵出口,顧羨就覺口一陣劇痛,五臟六腑彷彿被碎了般,‘啊’地慘一聲,整個人都飛了出去。顧...煌的宴廳裡花團錦簇,香鬢影,賓客如雲。

樂隊演奏著《婚禮進行曲》。

婚禮舞臺上一對郎才貌的璧人,格外引人注目。

司儀拿著麥克風,語氣莊嚴地宣讀婚禮誓言:“……我們的新郎顧羨先生,請問您是否願意娶您邊這位新娘沈長歌小姐為妻?以後無論是健康疾病,貧窮富貴,環境改變,您都願意用自己的一生去疼、嗬護呢?”

新郎顧羨握著麥克風的手掌了,沉思了幾秒,深吸一口氣後擲地有聲地說:“對不起!我不願意!我不能娶沈長歌小姐為妻。”

此話一出,臺下賓客舉座震驚,一片嘩然。

沈長歌臉唰地一白,拿著捧花的雙手用力收,指尖忽地被冇修剪趕的花刺紮了一下,貝齒咬著殷紅的瓣,微瞇起漂亮星眸著顧羨。

“顧羨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?”沈延卿怒容滿麵,一下子就衝到了臺上來。

“顧羨你、你怎麼能……”

臺下,沈華芳一手捂著口,另一隻手的手指抖地指著顧羨說不出話來。

“媽、哥!”沈長歌一把拽住哥的手臂,不讓哥衝過去痛揍顧羨。

燦若星辰的眼眸暖意退儘,向顧羨的目隻剩一片清寒,豔滴的紅輕啟,口吻冷淡問:“悔婚的理由?”

“對不起!”顧羨佯裝誠懇地再次道歉,接著說:“其實我喜歡的人是江月瑤小姐,也就是你們[創神書殿]的江月西斜大神,之前因向求婚被拒,我為了刺激,便一氣之下向你求婚了。即便至今仍不接我,我卻不能再視婚姻為兒戲,不能將錯就錯下去。沈長歌,今天我不能娶你。”

說罷,宴廳寂靜得落針可聞。

沈長歌握著拳頭,紅蔻丹指甲用力掐進掌心,眼底的冷意更濃。

原來是跟江月瑤,那同父(渣父)異母的妹妹勾搭上了啊。

沈母沈華芳聽到這個名字,搖晃了下,眼底閃過一恨意。

沈延卿擔心母親會被顧羨氣得犯高,擔憂地看了眼妹妹沈長歌,走下了舞臺,快步到他們母親邊去。

臺下賓客被新郎這番話,震驚得說不出話來。

這時,一道低沉繾綣的男人聲音響起——“這便是你當初不惜拒絕我,執意要嫁的人?”

聞言,沈長歌迅速轉過,隻見一個矜貴的陌生男人如從天而降的神祗,正步伐從容優雅地朝自己走來。

呼吸一窒,這個男人生得極好看,簡直是人間極品!

簡單的白襯衫搭配黑西,皮鞋錚亮。三七分的髮型略顯淩,有幾縷髮俏皮地垂落在額頭前,潤白細膩的,深刻立的麵龐廓著一鋒利冷銳;如畫般濃長斜飛的劍眉微蹙著,高筆直的鼻梁上,架著一副非常顯斯文氣質的金眼鏡,眼鏡上掛著一細細的防鏈,由於帶著眼鏡,令人看不清他眼眸中的緒和想法。

抿著的薄線條冷,形卻很好看。

沈長歌腦海中不由閃過這麼一個詞:斯文敗類!

不知為什麼,他明明一副紳士貴公子的打扮,可他渾散發的氣息,給的第一印象卻像是一個高貴優雅且妖孽到人神共憤的大反派,戴上眼鏡裝斯文紳士融到人群中,實際骨子裡還是流著黑暗!

看似無害,實際是最危險致命的。

頃刻間思緒百轉千回的沈長歌收回目。

不認識眼前這個渾散發著貴族氣質的男人。

可從男人剛纔那番話中知道,他是站出來給自己解圍的。

剛纔被顧羨悔婚這一舉震驚得不知該如何反應的眾賓客,聽了男人的聲音,也回過了神,因為震驚,很多賓客並冇有聽清這個男人說的話。

沈長歌雙手提著婚紗襬,激跑到男人旁,然後雙手挽上男人的手臂,漂亮眼眸著跟前的男人,燦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會來的。”

被挽著的男人一僵,深沉莫測挑了下眉。

“哦?”

他隻是站在那兒,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字從他裡說出來,嗓音低沉清冽,卻散發著令所有人都無法忽視的強大懾人氣場。

看著兩人稔自然的互,因有被綠妄想癥而冇有安全的顧羨立刻不淡定了,覺自己綠雲罩頂。

他握拳頭的雙手有些發抖,憤怒質問道:“沈長歌,這個男人是誰?”

他追了沈長歌一年,又往一年才終於踏婚姻殿堂。

這個突然出現的矜貴男人,絕不可能是沈長歌在他之前認識的。

今天他悔婚的決定,除了江月瑤之外無人知道,不存在沈長歌提前找好演員解圍的可能。

唯一可能就是沈長歌早就暗中勾搭上這個男人,給他帶綠帽子了!

“顧羨,你現在有什麼資格,又是以什麼立場來質問我?他是誰,都與你無關。”沈長歌嘲諷地扯了下角,語氣冷冷反問。

顧羨一噎,憋了好半晌才憋出這麼一句話來:“沈長歌,就算我們今天結不婚,可你這樣無銜接無疑是變相劈!”

“你不過是小歌為了氣我,撿的一件隨手可丟棄的垃圾,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了?”

男人的姿態如高高在上、睥睨眾生的君王,連個眼神都不屑施捨給顧羨。

這一刻,沈長歌和這個男人可謂是影帝影後,強強聯手了!

看著沈長歌和這個男人舉止親稔,被激怒的顧羨就智商直線下降,冇法用腦子想問題了。

隨手可丟棄的垃圾?

聽著男人這話,顧羨不想到他跟沈長歌往那麼久,卻連親吻都不曾有過。

沈長歌對他的說辭是想留到新婚夜。

現在不知是被戴綠帽還是被利用,又或者兩者兼占的顧羨憤怒得失了理智。

他惱怒大罵:“沈長歌你這個賤人!”

話剛罵出口,顧羨就覺口一陣劇痛,五臟六腑彷彿被碎了般,‘啊’地慘一聲,整個人都飛了出去。

顧羨父母本就不同意兩人在一起,剛纔看到顧羨當眾悔婚,尤其還是為了江月瑤的,他們在臺下都冇有出聲。

此時看到顧羨被踹飛,他們大喊一聲‘阿羨’,就朝著顧羨衝了過去。

站在沈長歌麵前的男人,從容不迫拍了拍西上的褶皺,才把放好。

他摘下食指的戒指代替求婚戒指,強勢而不容置喙:“嫁給我!”簡直是人間極品!簡單的白襯衫搭配黑西,皮鞋錚亮。三七分的髮型略顯淩,有幾縷髮俏皮地垂落在額頭前,潤白細膩的,深刻立的麵龐廓著一鋒利冷銳;如畫般濃長斜飛的劍眉微蹙著,高筆直的鼻梁上,架著一副非常顯斯文氣質的金眼鏡,眼鏡上掛著一細細的防鏈,由於帶著眼鏡,令人看不清他眼眸中的緒和想法。抿著的薄線條冷,形卻很好看。沈長歌腦海中不由閃過這麼一個詞:斯文敗類!不知為什麼,他明明一副紳士貴公子的打扮,可他渾散發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