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替嫁

聽了的話,臉黑沉得能滴水,兩名手下也氣得發火:“王爺,鎮南候府欺人太甚了。”“這是當今陛下賜的婚,又不是王爺想娶那個明月,他們這樣做,沒的惡心人。”裴凜冷寒嗜的下令:“立刻讓人去鎮南候府請候爺和二小姐過來一趟。”東籬應聲走出去安排這事。婚房,菁鬆了一口氣,好歹躲過了一劫。不過眼下不能暈,後麵要對付鎮南候和二小姐呢,這事不會就這樣善了的。菁想著飛快的開啟自己的藥王醫毒係統,想趁著裴凜不注意的時候,買...“賤人,你竟敢給本王下藥!”

一耳重重扇出去,一道胖雍腫的影被狠狠打飛出去,撞在門前的紫檀木屏風上。

屏風到猛烈的撞擊,不堪負重,轟的一聲往後倒去。

那撞上屏風的人隨著屏風的倒蹋,砰的一聲砸在了上麵,好半天沒有一點的靜,隻是趴著的腦門慢慢的溢位一攤來......

菁眼未睜,先聽到耳釁傳來的滴滴聲,這是上藥王醫毒係統發出的警報聲。

“滴,滴,滴,附近有人中毒了,有人中毒了!”

菁覺得相較於救別人,纔是應該先救的那個。

此時此刻的週上下沒有一不疼的,腦門的疼痛格外劇烈,甚至於還聞到了空氣中濃烈的腥味兒。

沒死嗎?為21世紀天才軍醫,救了很多人,卻因為不願意出手救大毒梟。

結果被對方逮住機會襲擊了,按照道理應該是死了的。

菁一邊想一邊費力睜開眼,目所及的是一個材高大俊的男人。

男人五深邃立,眉若刀裁,目似寒星,隻是此時黑如點漆的瞳眸中,泛著濃烈的戾氣,死死的盯著,恨不得殺了。

菁正想著,男人沉聲開口:“把拉出去杖斃。”

隨著這話落地,兩道旋風似的影沖過來,拽住菁就往外拖。

菁腦子嗡的一聲響,無數記憶湧現到的腦海中,終於明白自己這是穿越了,穿越大燕鎮南候府嫡長菁上。

鎮南候府大小姐菁,不但胖如豬,還蠢笨花癡,四年前更是未婚先孕,生下四胞胎兒子。

是大燕京城最大的笑料,可這樣的,竟被自個的妹妹拾攛著替嫁進了晉王府。

晉王裴凜,不是當今陛下所生,乃是已逝的敬文太子所生,當今陛下能順利登基為大燕的皇帝,還是借了這個小侄兒的。

裴凜不但長相絕,還手握西北二十萬兵權,是大燕真正有實權的王爺,這樣的他,又豈是大小姐能肖想的。

偏這個蠢笨無知的人不但想了,還替嫁了,替嫁後在房裡給王爺下藥,企圖生米煮飯。

晉王裴凜三年前中毒一直沒能解掉,大小姐這樣乾,無異於火上澆油,晉王能輕饒得了。

可現在穿了這位蠢笨無知的大小姐,馬上就要被仗斃了。

菁哭無淚,飛快的想主意自救,隨之還真被想到了一個主意,掉頭向眉眼嗜,滿煞氣的裴凜。

“王爺,別打死我,不是我要給你下藥,是我爹和二妹妹讓我這樣乾的。”

菁話落,婚房溫度陡降,空氣中湧著凍死人的寒氣。

裴凜周布滿了戾氣,眉眼沉的著被拖拽到門前的菁:“把拖進來。”

裴凜的兩名親信,東籬和南籬又把菁拖了進來扔在地上,那作就好像扔一隻死狗。

菁一陣陣眩暈,眼發黑,幾昏過去。

可知道,現在不能昏,若是膽敢在這時候昏過去,晉王定會讓人把拖出去打死。

菁一邊想一邊狀似無意的抬手點了頭上的道,這樣是為了止。

婚房,裴凜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菁,眼裡毫不掩飾的嫌棄和厭惡,他一字一頓的開口:“說,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?”

菁眼神微暗,雖說原蠢笨無知,但先開始確確實實沒想過嫁給晉王裴凜,是明月一再在耳邊描述大燕晉王有多麼的出眾。

不但麵如冠玉,如謫仙,還手握重兵,是大燕位高權重,萬人敬仰的王爺。

原被說得心,在提出讓原替嫁的時候,原毫不猶豫一口答應了。

至於明月為什麼不願意嫁給晉王裴凜,自然是因為裴凜不是皇子,還深陛下忌憚。

家呢捨不得舍棄才貌雙全的二小姐明月,便推出了大小姐菁。

菁心冷笑,臉上適時的布上了驚慌害怕,現在是家那個蠢笨無腦的大小姐,所做之事自然要符合原的格。

“王爺,不是我要嫁你的,是我妹妹不願意嫁你,讓我替嫁,我爹也同意了的,他們還給了我藥,讓我下在房裡,說這樣就可以和王爺生米煮飯,以後我就是大燕晉王妃了。”

“嗚嗚,早知道王爺會打人,我說什麼也不會同意替嫁的,我要回家,我要回我家,再也不來晉王府了。”

菁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哭得淒慘不已,隻是人太胖,滿臉橫,哭起來沒有半點,相反讓人覺得惡心。

不過婚房並沒人注意到。

晉王裴凜聽了的話,臉黑沉得能滴水,兩名手下也氣得發火:“王爺,鎮南候府欺人太甚了。”

“這是當今陛下賜的婚,又不是王爺想娶那個明月,他們這樣做,沒的惡心人。”

裴凜冷寒嗜的下令:“立刻讓人去鎮南候府請候爺和二小姐過來一趟。”

東籬應聲走出去安排這事。

婚房,菁鬆了一口氣,好歹躲過了一劫。

不過眼下不能暈,後麵要對付鎮南候和二小姐呢,這事不會就這樣善了的。

菁想著飛快的開啟自己的藥王醫毒係統,想趁著裴凜不注意的時候,買點藥服下去,隻是等開啟係統麵板時,眼一黑,差點昏死過去。

自己那麼大一筆積分呢,現在全都沒有了,麵板顯示,的積分是零。

那些積分是前世救病醫人辛辛苦苦攢的啊。

可以用積分在係統商城裡買各種各樣需要的東西,前世都不太捨得用積分買東西,沒想到一朝穿越竟然什麼都沒有了。

菁上火,生氣的喚係統出來:“二狗子,我的積分呢?”

前世,菁因為係統有時候太狗,給它起個外號,二狗子,隻要一不高興就二狗子。。

二狗子係統飛快的開口道:“親親宿主,你的積分兌換了你的重生,若沒有這些積分,你現在死了呢。”死狗。菁一陣陣眩暈,眼發黑,幾昏過去。可知道,現在不能昏,若是膽敢在這時候昏過去,晉王定會讓人把拖出去打死。菁一邊想一邊狀似無意的抬手點了頭上的道,這樣是為了止。婚房,裴凜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菁,眼裡毫不掩飾的嫌棄和厭惡,他一字一頓的開口:“說,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?”菁眼神微暗,雖說原蠢笨無知,但先開始確確實實沒想過嫁給晉王裴凜,是明月一再在耳邊描述大燕晉王有多麼的出眾。不但麵如冠玉,如謫仙,還手握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