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葉辰

族正院有一裡之遙。小院一間小屋中的木牀上正躺著一個年,屋有一個材高大的男子坐在八仙桌邊,三十歲左右的年紀,麵容清逸,廓卻顯得剛毅,中著一淩厲。在木牀邊,一個十來歲的小丫頭,紮著小馬尾,小手撐著下顎,正一瞬不瞬地看著牀上昏迷不醒的年。突然,年的眼皮了,小丫頭立刻驚起來,“老爺,爺醒了,爺醒了!”葉辰睜開眼,看見一雙麗的大眼睛關切地著自己,長長的睫,的臉蛋,堪稱緻的五,是一個人胚子。他愣愣地看著屋的一...長生大陸東州,臨近東海的一隅之地屬於楚地範圍,楚王立國,雖楚地,但實則是楚國。統轄楚地近十萬裡疆土。不過對於無垠的東州來說,隻是版圖上的一個小點。

楚地東部,臨城,楚地一小城池,人口幾十萬,有四大家族,趙家,端木家,茍家,葉家。四大家族掌控著臨城所有的商業貿易與產業。

葉家,在整個東州來說,最多隻能算四流小家族,在臨城四大家族中也隻能排在中末之流。

葉家族地最偏遠的位置有兩座小院落,後麵靠山,距離家族正院有一裡之遙。

小院一間小屋中的木牀上正躺著一個年,屋有一個材高大的男子坐在八仙桌邊,三十歲左右的年紀,麵容清逸,廓卻顯得剛毅,中著一淩厲。

在木牀邊,一個十來歲的小丫頭,紮著小馬尾,小手撐著下顎,正一瞬不瞬地看著牀上昏迷不醒的年。

突然,年的眼皮了,小丫頭立刻驚起來,“老爺,爺醒了,爺醒了!”

葉辰睜開眼,看見一雙麗的大眼睛關切地著自己,長長的睫,的臉蛋,堪稱緻的五,是一個人胚子。

他愣愣地看著屋的一切,目從小丫頭的臉蛋上移到坐在八仙桌旁的男子上,迷茫的眼神立時變得彩之極,震驚,愕然,不可思議...

眼中的人或,葉辰並不陌生。多年來每夜都出現在他的夢裡,那男子葉問天,是他在夢裡了二十多年的父親,小丫頭楠兒則是他的丫鬟。

見葉辰不應,怔怔出神,楠兒出一隻的小手正上他的額頭上,帶著些許擔憂,道“爺,你醒了,覺怎樣,沒事吧?”

稚而清脆的聲音如玉珠落盤。

“我...沒事...”

葉辰搖了搖頭,他不明白,自己不是昏迷了嗎,怎麼醒來卻到了這裡。

“辰兒,你醒了,好好休息,明日早晨來後山,爲父在那裡等你!”葉問天看了葉辰一眼,轉走了。沒有多說什麼,隻是眼中那流出一溺之。

看著葉問天的背影消失在門口,葉辰的思緒漸漸飄遠,那詭異的讓他無法理解的一幕幕畫麵浮現在腦海中。

記得在地球的時候,那一次老和尚讓他去巫山尋找一件東西‘染的襟’,也就是那一次,當葉辰千辛萬苦拿到‘染的襟’時,天地突然一片漆黑,什麼都看不見,約間隻看到一道巨大的白影從天而降,像是一隻雪白纖細的手掌,而後他便失去了知覺,醒來時卻在石棺中,石棺裡裝滿了半棺的鮮,卻沒有半分腥味,且還散發一類似子幽香的香味

他從那口滿是鮮的石棺中爬出來,發現自己一座巨大的山峰之上,周圍還有八座山峰圍繞,每座山峰之上都有一口巨大的石棺,八口石棺棺頭一致朝向他爬出來的那口石棺,八黑鐵鏈將那八座山峰與中間的山峰連通,呈現一幅詭異的畫麵。

當時葉辰整個人都呆住了,隻覺得渾發寒,那樣的場景太過詭異,無比的滲人。

他擡頭,眼是一片湛藍的天,雲蒸霞蔚,如水洗般的乾淨。也就在那一刻,他約覺得自己的再也不是地球,亦或者隻是一場夢。

而後,他離開了那口棺材,霎時,風雲變,烏雲頂,像是世界末日一般,滿天的神雷轟擊而下,全都鎖定他,接著無盡的紋絡浮現,一縷縷垂落,目標也是他。

那一刻,巨大的死亡影將他籠罩,在天威麵前,他覺自己比螻蟻還要渺小,在下一秒即將化爲劫灰,看著滿天劈落的神雷,他想到了兩個字‘天劫’。

隻是他並沒有死在神雷之下,因爲在同一時間,九口石棺上浮現無數的紋絡,組一道百丈紋絡圖案,爲他抵擋了神雷與幾天垂落的紋絡,化解了死劫,但他卻也被一縷九天垂落的紋絡擊中,接著紋絡圖案落了下來,將他籠罩其中,再後來便昏死了過去。

這一切像是做夢一般,顛覆了葉辰的思維與認知,而當他再次醒來時卻到了這裡,夢境中的世界,長生大陸東州葉家後山小院,曾經在夢裡住了多年的屋子中。

葉辰用力甩了甩頭,這一切太匪夷所思,他來到了每晚都會夢到的世界,這個世界中他有家族,有父親‘葉問天’。經過一連串超越常理的事,葉辰也有了免疫力。不過他不明白自己明明在那山峰之上,被天上垂落的紋絡擊中,卻爲何又出現在了這裡。

“我這是做夢麼?”葉辰自語,狠狠擰了自己一下,刺痛傳來,讓他明白這一切都是事實,不是在夢境中!

“爺你幹嘛呢?”楠兒看著葉辰奇怪的作,滿臉擔憂之,手在他麵前晃了晃。

“沒...沒什麼。”葉辰回過神來。

葉辰終究無法完全平靜,自己來到了每夜出現在夢中的長生大陸東州葉家,對於一個生活在地球上二十一世紀接過科學教育的人來說,短時間是無法完全釋然的。

葉辰想到了老和尚曾經說過的一句話,“小子,這個世界並不像你看到的那樣,這隻是表麵,若是有一天你看到超乎常理不可理解的事,那不是你在做夢,一定是事實。”

一個人莫名其妙來到這個幾乎完全陌生的世界,讓葉辰有著孤獨的覺,難以適應,心中不由得有些思念老和尚了。老和尚也就是收養他的師父,葉辰一直認爲老和尚很無恥,不過對他倒也算好,教給他一套功法,可強健,凝練息,讓他擁有了傲人的手。

“喂,爺,你在想什麼呢?”楠兒再次出白的小手在葉辰麵前晃呀晃,見葉辰沒反應,遂自喃喃自語:“哎呀,該不會是燒壞了腦袋吧。”

“你才燒壞了腦袋呢。”葉辰無語,看著楠兒那一臉擔憂的模樣,敢這丫頭還真以爲他腦子有問題,葉辰心中好笑,與這丫頭在夢裡相多年,心中早已把當做妹妹看待,擡手在腦袋上敲了一下。

“爺你欺負我!”楠兒小撅起老高。睜著無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著葉辰。

“我哪有欺負你,誰你詛咒我,我隻是懲罰你罷了。”葉辰製了起伏的心緒,笑道。

“你...可你也不能敲人家腦袋...會被敲傻的。”楠兒小聲抗議。

“哦...”葉辰頓時明白了什麼,聲音拖得老長,戲笑,道:“楠兒長大是要嫁人的,以後我不敲楠兒腦袋的,要是敲傻了,日後你這丫頭要嫁不出去咯。”

“誰...誰說楠兒要嫁人的。”楠兒翻坐起,腮幫子鼓鼓的,道:“楠兒纔不嫁呢,楠兒要一輩子做爺的丫鬟。”

小丫頭雖然氣鼓鼓的樣子,但是越發的可,不過對於楠兒的話,葉辰到是有些意外,“楠兒大了是要嫁人的,我許你自由,不要將一世的青春浪費在我上。”

“我不要嫁人,我要留在爺邊,不讓大爺,二爺他們欺負你,他們都是壞人。”

楠兒大眼中泛起水霧,咬著下脣,一雙白的小拳頭攥得死死的。

“傻楠兒,不用擔心我,他們欺負不了我的。”葉辰心下,楠兒這丫頭什麼都爲他著想,這就是這個世界與地球的不同之,在這個世界的人容易對信仰與執著,而地球的人卻難以做到。而口中的大爺,二爺就是這個世界中葉辰的兩個堂兄。經常以欺辱他爲樂。

突然,葉辰的目定格在自己的手上,當場便讓他一震,他攤開手掌又握起拳頭,反覆觀看,越看越是恐懼。

“楠兒,給我找一麵鏡子過來。”葉辰聲音有些發。

“爺你要幹嘛?”楠兒不解,葉辰的反應在眼裡太奇怪了,但還是去拿了一麵鏡子過來。

葉辰翻下牀,接過楠兒手中的鏡子,往裡一看,‘啊’地一聲驚,充滿了驚恐,一屁坐在地上。那是一張白皙俊的臉,五堪稱完,不過卻有些稚。此時因爲巨大的驚恐而有些變形。

“怎麼會這樣,我的臉,我的手!”葉辰發現了一個讓他難以接的事實,著自己的臉,看著鏡子中的臉部的廓,整個人徹底呆立,好半晌後才低頭看向自己的,越看越心驚,最後一聲悲嚎,“天哪,老子返老還了,尼瑪變了個小屁孩!”

什麼發現都沒有這個發現讓葉辰驚愕,恐懼,像是被雷擊一般,整個人徹底懵了,一個二十七歲的爺們,竟然突然之間變了個十多歲的小屁孩,頂多隻有十三歲。

“爺...你沒事吧...”

楠兒被葉辰的反應給嚇到了,聲音中帶著哭腔。以爲自己的爺突然癲狂了。

葉辰深深吸了幾口氣,以往在地球時每晚都會夢到這個世界,夢到葉家,在夢裡他就隻有十三歲,像現在這般大。

“夢非夢,而是真實的世界,我來到了這裡,變了十三歲...”葉辰心中無力低語,一切已事實,雖然詭異得無法理解,但卻難以改變。既然來到了這個世界,變了小年,那麼就重新走自己的人生路。

“爺你怎麼啦...不要嚇楠兒好不好...”楠兒抱著葉辰的手臂,小臉都失去了,眼中淚水轉,都快要急哭了。

“沒事,我剛纔是不是嚇到你了?”葉辰強自微笑,道:“其實我剛纔是故意逗你的。”

“爺,你幹嘛...人家都快被你嚇壞了啦...”楠兒跺了跺腳,

十三歲,多麼不更事的年紀啊,葉辰心中嘆道,不過他卻有著二十七歲的心智,而且修有真氣,手高超。

以往的夢境記憶中,在這個世界,他是一個不能修煉的廢,人鄙夷,嘲諷,欺辱,連家族的同輩也以欺辱他爲樂。而今他真正來到了這個世界,來到了葉家,一切都將會改變,廢葉辰之名在葉家,在臨城都不會再有人提起。

“咦,不對!”葉辰變,一張白皙的臉瞬間黑了下來,運氣之下竟然發覺經脈中的真氣無法進丹田,也就相當於一的真氣完全廢了。

“爺,你又怎麼了?”看到葉辰黑如鍋的臉,楠兒擔心地問道。葉辰連續一驚一乍的,搞的小丫頭都快崩潰了。

“沒事。”風離搖了搖頭,深深吐了口氣,臉也緩和了不,不過一顆心卻沉到了穀底,所有經脈與丹田連通之都被堵住了,整個丹田堅如神鐵,以後還要怎麼修煉?

葉辰想到了最後那一縷鑽的紋絡。

“我從石棺中爬出來的時候才試著運轉了真氣,那是一切無恙,而現在...一定是那一縷紋絡,一定是...”

自他從那口棺材中爬出來的那一刻,天地風雲變,降下神雷與紋絡,那些以往隻是在電視或小說中纔出現的場麵,卻真實的出現在他眼前,而且是對著他而來。

“天劫,天降神罰。”葉辰心中默默唸道,“這片天地不容於我麼?若非那九口石棺,我怕是早已爲劫灰了吧。”

他本就是個隨心所的人,不喜歡被羈絆,而今卻被天地所不容,天罰之力,丹田堅如神鐵。無法修煉真氣,但是他不甘,不服!

他憤怒,無比的憤怒!突然一片漆黑,什麼都看不見,約間隻看到一道巨大的白影從天而降,像是一隻雪白纖細的手掌,而後他便失去了知覺,醒來時卻在石棺中,石棺裡裝滿了半棺的鮮,卻沒有半分腥味,且還散發一類似子幽香的香味他從那口滿是鮮的石棺中爬出來,發現自己一座巨大的山峰之上,周圍還有八座山峰圍繞,每座山峰之上都有一口巨大的石棺,八口石棺棺頭一致朝向他爬出來的那口石棺,八黑鐵鏈將那八座山峰與中間的山峰連通,呈現一幅詭異的畫麵。當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