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5章 潰逃

挖越寬,壕溝越來越深,拒馬越做越多,直把北新城弄得跟刺蝟一般,讓善於攻城的將領見了,也要大搖其頭。趙雲見說不通,把手一揮,背後兵士開始準備背土蟻附攻城。袁熙頭又探了出來,“趙兄.”“說了不要叫趙兄!”趙雲氣炸。“好的子龍兄,咱們同是漢家子民,何必同室操戈。”“要不咱們打個賭如何?”“如果你贏了,我大開城門,束手投降。”趙雲聽了,有些意動,開口道:“你說!”袁熙清了清嗓子,“自董卓死後,長安雒陽大亂...第1075章

潰逃

晦暗的船艙中,丁奉躺在船艙內的稻草上,迷迷糊糊醒了過來,頭頂上似乎傳來連續不斷地嘈雜聲音,讓他無法繼續再睡下去。

丁奉勉強側過頭,將自己先前被刺傷的肩頭已經被草草包紮好,但還是有鮮血不停滲了出來,讓他不禁想罵哪個混蛋這麼敷衍。

劇烈的疼痛讓他痛苦難言,但更讓他難受的是,要是肩頭的傷勢將來好不了,自己不就是個廢人了?

他坐起身來,見周圍還躺著幾個兵士,丁奉不僅心中有氣,船艙空了這麼多,不去別的地方,非要在自己身邊躺著,難不成是別的地方沒有稻草了?

但說實在,丁奉如今身下的稻草,也是被人睡了一個多月的,早已經滲透了汗尿的酸臭味道,讓丁奉忍不住皺起了眉頭,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,便咬咬緊牙關,扶著艙壁站起身來,想要上甲板看看。

他見前麵地上,那幾個兵士似乎沒有聽到響動,仍然沉睡著,偏偏還擋在自己要走的路上,便伸出腳去,踢了踢最前麵那人的背心。

那人卻是紋絲不動,丁奉看了,更是心頭火起,腳上加大了力道,又是一腳踢去,喝到:“睡得這麼死,怎麼當兵的?”

那人被踢得搖晃一下,卻仍然沒有反應,丁奉見了,隻得從其身上跨過去,然後轉頭去看到底誰哪個不長眼的。

藉著昏暗的光線,映入眼簾的卻是麵目很是年輕,看上去年紀最多隻有十三四歲的少年兵,其長相看上去像是山越人,但此刻雙目圓睜,舌頭伸出,早已經死去多時。

丁奉身上不禁有些發冷,他又去看其他人幾人,不出意外都是山越少年,皆是衣服溼透,丁奉猜測他們泡了海水,雖然逃上了船,但是年齡小身體受不得寒,故而暴斃了。

他出徵前聽說這次計程車兵中,除了江東各家族的私兵外,還有不少被抓來衝做兵士的山越奴隸,當時丁奉周圍的禁衛都是私兵,自然沒有空閒去管這些無足輕重的山越人,如今他才發現,這些奴隸怕是沒有成年,根本就是用來填線的!

丁奉隻感覺腹中一陣作嘔,耳聽頭頂上的聲音越發嘈雜,便用尚且完好的左手扶著艙壁,踩著樓板,跌跌撞撞往甲板上爬去。

等他爬到樓梯頂上,卻發現頭頂上的艙蓋蓋得嚴嚴實實,他單臂伸出推了推,竟然沒有推動,彷彿被釘死了一樣。

他連續用了好幾次力,不小心牽動肩頭的傷勢,痛的差點讓他昏過去,最後終於是將艙蓋挪開了一條縫隙。

艙蓋推開的瞬間,光線陡然一亮,讓丁奉眼睛條件反射的閉了起來。

但他的眼睛還沒有適應光亮,隨即傳入耳中的是紛亂的喊殺聲和慘叫聲,然後便是帶著血腥味的海風灌入了他的鼻孔中,隨即進入他的胸腔,轉了一圈,又從丁奉嘴裡噴了出來。

他吐氣開聲,同時用力將艙蓋推開了一大半,他剛要上去,就聽崩的一聲,一支羽箭射在了艙蓋旁邊,深深釘入甲板,猶自顫動不已。

丁奉等了一會,慢慢探出頭去,看到艙蓋上還壓著一具屍體,心道怪不得艙蓋這麼重。

然而甲板上的屍體不止這一具,丁奉環視一圈,觸目所見,皆是躺著的江東兵士,大部分已經死去,其他人也是負傷後無法起身,躺在地上不斷掙紮,臉孔因痛楚而扭曲,口中不斷髮出慘呼。

丁奉有些發懵,他記得自己被徐盛救上船後,就昏了過去,按道理應該是逃出來了,怎麼又打起來了?

這是被敵人追上了?

他跌跌撞撞爬上甲板,撿起一根鐵矛當做柺杖支撐身體,廢力挪到了船舷邊上,打眼一掃,便看到了海麵上全是密密麻麻掛著晉軍水軍旗幟的戰船,已經突入到了己方船陣中。

丁奉一眼望去,感覺晉軍和己方船隻雖差不多了多少,但其彷彿和瘋了一樣,上來就是直接撞擊,然後弓箭覆蓋,最後是跳幫登船肉搏,擺明瞭一副不計代價,也要將吳國戰船全部留下的樣子。

吳國水軍本來就剛打了敗仗,士氣低落,如今見晉軍水軍如此悍不畏死,讓他們更加膽寒,此消彼長之下,已經全麵落入下風。

丁奉見自己所在的戰船被對方幾艘船隻接近,但船上卻似乎是無人指揮,亂成一團,知道情勢危急,當即大聲呼喝表明身份,同時指揮兵士抵禦。

船上的兵士本來已經瀕臨崩潰,看到丁奉站了出來,當即吃了顆定心丸,紛紛跟著丁奉抵禦,在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後,終於是暫時逃出了晉軍這幾艘船的包圍。

丁奉回頭望向被不斷蠶食的己方船隊,知道單憑自己浙一艘船逃出來,根本於事無補,他一邊讓人繼續接戰,一邊叫來幾個兵士,問道:“發生了什麼?”

經過兵士簡單解釋,丁奉才得知船隊斷水斷糧,故徐盛想要劫掠青州,結果還沒靠岸就遭遇了兇虎船隊,對方攻勢極猛,吳國殘軍瞬間就落入了下風。

丁奉往海麵上一掃,就知道己方要完蛋了,在離著海岸線這麼近的地方被敵方發現,即使不會全軍覆沒,能逃出的船也肯定不多。

他下意識就想直接逃走,但想到救出自己的徐盛,終於是咬了咬牙,命令兵士繞開敵船攻擊範圍,尋找和徐盛的戰船。

兵士們雖然有些不情不願,但也不敢違背軍令,當即船隻駛向吳國水軍本陣,在花了好一番功夫後,丁奉終於是找到了徐盛旗艦。

兩人見麵,稍微交談後,丁奉這才得知對麵將領是田豫,登時心裡咯噔一下。

在甘寧投靠袁熙之前,袁熙軍最出名的水軍將領,便是太史慈和田豫,兩人一南一北,打下了不少地盤。

丁奉雖然沒有和兩人交過手,但也聽過太史慈和孫策對戰的事蹟,而這田豫和太史慈齊名,又能差到哪裡去?

想到這裡,丁奉說道:“以咱們兵士狀況,實在不適合這樣打下去了,不如暫且退軍,在做打算吧?”

徐盛澀聲道:“我也想走,但是對方咬的太緊,根本走不了!”

“而且水糧根本撐不過幾天,即使逃走,又能支撐幾天?”

丁奉眼中閃過一絲厲色,“青州不行,咱們可以去徐州搶,也不過三五天便到了!”

“琅琊那邊就很富,隨便登陸搶幾個村子,不久什麼都有了?”

他看到徐盛臉色古怪,突然意識到說錯了話,徐盛本身就是琅琊人,自己讓他去搶家鄉,這不是給對方添堵?

他隻得把話頭岔開,說道:“眼下實在沒法打了!”

“想要全部逃走,肯定是不可能了,眼下隻有留得一艘是一艘,奉願為文向斷後,萬一身死,隻往文向為我報仇便是!”

徐盛聽了,嘆道:“公弈拚死才將你救了出來,我若此時獨逃,又怎麼能厚顏去見大王?”

“大家一起並肩突圍,生死各安天命便是!”

海麵上的廝殺整整持續了一整天,晚上天黑雲厚,江東殘軍才找到機會,趁機突圍出去,田豫雖然全力追擊,但黑夜之中,茫茫大海上實在難以追蹤,還是讓幾十艘江東戰船逃走了。

雖然田豫不太滿意,但數百戰船,隻逃走了十分之一,其他船隻不是全船盡墨,便是被俘投降,可謂是一場大勝。

期間田豫從俘虜身上審問得知,袁熙最終贏得了百濟之戰,便放下心來和江東船隊交戰,不然他震的是在救援袁熙和攔截吳國水軍的選址間無所適從了。

如今塵埃落定,田豫一麵派人去追剩下的江東船隻,一麵回港,看諸葛亮如果尚能支撐,便準備啟程趕往遼東。

諸葛亮卻是早已經在城內等著,他用計擊退了李典,使其帶著殘兵退走,他聽到田豫帶來的訊息,也是放下心來,說道:“國讓可先帶船隊去接應主公,為了防止曹軍作亂,亮在青州帶兵防禦,聽後主公傳令便是。”

田豫聽了,也不耽擱,在城內草草補給,當日便出發趕往百濟。

他讓水手全天輪換,日夜兼程趕往朝鮮半島東,終於在兩日後趕到了慰禮城港口,見到了袁熙。

他一見麵就跪地向袁熙告罪,袁熙將他扶起來道:“你和孔明做的很好,再說這種類似甚至更差的情況,我們又不是沒提前想過應對。”

“如今雖然和最初的設想不太一樣,但從結果上來看,卻是預期差不多。”

“也隻我這邊看起來劣勢,江東才會麻痺大意下,會中我們的計策。”

“不然江東軍保留實力跟我們打遊擊戰,那還真不好對付,他們要是變成了海盜,這邊可就可不得安生了。”

“眼下的結果,已經算是完全達到了目的,等我打下百濟,就能掉過頭來,全力對付曹操了。”

“這次曹操出其不意,卻讓咱們吃了個不小的虧,先前我以為他身體欠佳,不會有大的動作,沒想到還是大意了。”

“我現在擔心的是,曹操還有後手,那我隻能提前回幽州,這邊就要交給國讓了。”

田豫趕緊領命,袁熙笑道:“不用那麼急,起碼打下百濟時機差不多成熟了,之後說不定有一場精彩的好戲呢。”

(本章完)期間袁紹被公孫瓚擊敗於巨馬水後反擊,兩方在平原國對峙,袁紹主力對公孫瓚,袁紹盟友青州刺史臧洪,對抗公孫瓚盟友劉備田楷。臧洪不敵,袁紹任命袁譚為都督,領軍數萬,進入平原國,攻擊劉備和田楷,雙方互有勝負,分別佔據河東河西。此時公孫瓚在龍湊被袁紹擊敗,逃回幽州,放棄了劉備田楷,這也為劉備離開公孫瓚埋下了伏筆。順帶值得一提的是,此時袁紹的軍師,是公孫瓚和劉備的老師盧植,在龍湊之戰後,便過世了。之後袁紹和公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