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想住就滾出去

曉的發頂,問道。小野貓可不是會輕易的放過傷害她的人的。“霍厲寒,我也覺得讓蔣氏集團就這樣消失太嚴重了,既然她潑了我咖啡,把我潑回去就好了。”穆曉巧笑倩兮的說道。蔣茜茜聽到前半句以為這件事就這麽過了,但是後半句卻讓她發麻。“來100杯咖啡。”穆曉衝著一邊看熱鬧的服務生喊道,服務生趕緊去準備了。“一會咖啡來了,就把這些咖啡潑到江西西的臉上。”穆曉衝著霍厲寒笑了笑,邪惡的說道。“你們都聽到了吧?”霍厲寒...“你這是說的什麽話?這是我媽,你還真當你是這裏的主人了?”穆少川沒好氣的說道,帶著穆夫人就要去一早準備好的房間。

“穆少川,我可是你的妻子,我不想要和婆婆一起住。”蔣茜茜生氣的喊道,平時穆少川忽視自己就足夠了,但是現在居然還給自己找了一個婆婆來。

“閉嘴,不想住就滾出去。”穆少川沒好氣的說道。扶著穆夫人進去。在穆少川看來蔣茜茜就隻是一個借住的陌生人罷了。

“少川,我正好也有話和你說。”剛才蔣茜茜大吵大鬧的時候,穆夫人一句話都沒說。當然不是不敢,而是因為不屑和她說話。

“媽,你說吧。”穆少川知道母親說的事估計都和蔣茜茜有關,所以關上門等著自己的母親說話。

“你和蔣茜茜還不離婚?難道你真的要和這樣一個女人過一輩子?”穆夫人不讚成的說道。也知道自己的兒子委屈了。為了穆氏集團才會娶了這樣一個女人。

“媽,這不是我想離就能離得掉的。而且我現在也沒準備再婚的打算,留著蔣茜茜也隻是多一個人吃飯罷了,對我沒什麽影響的。”

穆少川笑著說道。現在比起以前穆少川豁達了許多,絕對很多事都沒必要太去在意了。而且蔣茜茜也不是大奸大惡的人,留著也壞不了什麽事。

“不行,你現在的事業也起步了,讓人家知道你有個那樣的妻子像什麽樣子,而且今晚你看看她又是鬼混,而且還對我那個態度。你們一定要離婚。”穆夫人不容置喙的說道。

以前結婚是為了穆氏,現在完全沒必要繼續的過下去了。自己的兒子那麽的優秀,這一輩子不能被那樣一個女人給毀了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這件事我會去處理的。以後她不敢對你不敬。至於離婚的事,我也會慢慢和她說的。”

穆少川一字一句的說道。現在自然是要哄著自己的母親了。知道母親是為了自己好才這樣做的。

“好吧,那你盡快。”穆夫人不再說什麽,讓穆少川進去,這麽折騰了一晚上也的確是累了。

似乎是知道穆少川要出來,所以蔣茜茜居然洗了澡,在門口等著穆少川。穆少川一出來就撲到了穆少川的身上。

“你幹什麽?”穆少川一把推開蔣茜茜,生氣的說道。這個女人最近又開始不安分了嗎?

“我是你的妻子,這樣不是應該的嗎?”蔣茜茜站起來,生氣的吼道。讓穆少川看的直皺眉。

“不要吵到我媽了,我們會房間再說。”穆少川不悅的說道。轉身走進了蔣茜茜的房間。蔣茜茜也乖乖的跟了進去。

其實穆少川和蔣茜茜之間什麽關係都沒有過,兩個人之間也是一直分居的狀態。蔣茜茜想過辦法,但是穆少川一點都不中計。

所以最後蔣茜茜也不努力了。整天有事沒事就混酒吧。反正有穆少川給自己足夠多的錢。

“以後我媽我和我們住在一起,你對她好點,你要是再敢說今晚這些話,我保證不會再容忍你了。”

一進去,穆少川就威脅道。雖說穆少川沒對誰多好過,但是對自己的母親卻是絕對的尊重的。

“少川,我不想要和你媽一起住。”蔣茜茜不滿的說道,自己一個人多自由呀,現在還要被一個老太婆給管著了。

“你不想住可以搬出去,我們隨時都能夠離婚的。我從來都沒留過你。”穆少川絕情的說道。自己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才讓蔣茜茜繼續的住在這裏的,但是不代表可以繼續的住下去。

穆少川很清楚蔣茜茜的處境,知道蔣茜茜現在是沒什麽自己養活自己的本領的,所以他也知道蔣茜茜不敢不聽話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蔣茜茜心裏很生氣,但是卻覺得很鬱悶,以後要和一個老太婆住在一起自己還有以前的那些好處嗎?

“你最好記住你今天說的,就這樣吧。”穆少川淡淡的說道。準神準備離開這裏。

“少川,你難道真的就要這樣的晾著我嗎?”看到穆少川要離開,蔣茜茜從身後抱住穆少川委屈的說道。

“蔣茜茜,以後不準碰我。”穆少川推開蔣茜茜,生氣的說道。這個女人是永遠都學不會聽話的吧。

蔣茜茜不敢再說什麽,隻能夠默不作聲的看著穆少川離開了。她當然不想要過回以前的那種生活了。

雖然是有名無實的夫妻,但是她還是可以利用穆少川的金錢享樂呀,想到這裏蔣茜茜覺得很多事還是沒那麽的糟糕呀。

“哥哥,我們生個寶寶吧。”歐陽瑞帶著歐陽馨回到別墅,歐陽馨拉住歐陽瑞的手臂軟糯糯的說道。

歐陽瑞覺得好笑,剛想要給歐陽馨解釋這個事,沒想到一個香甜的唇就吻上了自己的唇。

歐陽瑞嚇得一把推開了歐陽馨,歐陽瑞的手這一次的力道很大,直接把歐陽馨給推到地上去了,歐陽馨頓時就痛得大哭了起來。

歐陽瑞還沉浸在剛才的驚愕中,怎麽都沒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和自己接吻了。這都是些什麽事呀。

“哥哥,你幹嘛推我呀?”歐陽馨看著自己通紅的手臂,大哭著說道。在控訴歐陽瑞的狠心。

“說,這到底是誰教你的?”歐陽瑞無奈的把歐陽馨抱起來,很無語的問道。這個小姑娘怎麽可能無緣無故的知道和別人接吻這種事。

“是,曉曉的說。她說和自己最親密的男孩子接吻就會有寶寶了,我也想要。哥哥就是我親密的人。”

歐陽馨呆呆的說道。覺得很是有道理,但是還是很生氣自己的哥哥推了自己一把。

“好了,別哭了。哥哥剛才做得不對,但是你也不該這樣做。”歐陽瑞覺得頭疼,看來以後還是不要讓歐陽馨去霍厲寒他們家了,要被教壞了。

“可是我想要小寶寶呀。”歐陽馨哭著說道。她以為小寶寶就是一個可以在自己的嗬護下長大,然後和自己一起玩的小玩偶。

“以後不準說著這樣的話了,別人聽到了會笑話你的。”歐陽瑞不悅的說道。自己這個一個幹幹淨淨的妹妹整天都把這句話放在嘴邊像什麽樣子。興還是傷心了。“好了,我錯了。讓我抱抱你午睡吧。”霍厲寒知道小野貓這是說得出就能做得到的,當即就不敢有什麽多的動作了,乖乖的抱著穆曉不敢做什麽。穆曉也喜歡這樣連個個人靠在一起的感覺,窩在霍厲寒的懷裏很有安全感。“霍厲寒,要不你給我講個故事吧?”穆曉從小就沒有母親,所以沒人給她講過睡前故事,她一直都喜歡能有一個人這樣的照顧她。“好,但是我們先去床上吧。”霍厲寒自然是當即就答應了。但是兩個人窩在這個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