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蕭家被屠

就按你說的辦吧,不過要快點,不然,等那八大部落的首領到來之後,異火估計就保不住了。”它也懶得管那麼多,能不幹架最好。現在,它就隻想有個安全的地方養傷。綠蠻見狀,也是點點頭,表示同意。“好,既然這樣,那到時候我說什麼,你們二位一定要表現出一副支援我的模樣。”“行。”x2“嗬嗬,伱們要是之前在一起,本王還真沒辦法,不過現在,還是乖乖的把異火交出來得好。”美杜莎蛇尾輕輕擺動,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說道。說話...第126章

蕭家被屠

“大師,那現在能將剩下的半卷煉藥手法交予我了吧。”

而古河見到事情已經解決,迅速上前討要他做夢也想得到的煉藥手法。

“嗬嗬,不急,等我拿到米特爾家族的一半財產,馬上就給你,至於現在,我先將皇極丹的藥方交給雲嵐宗,就當是我的誠意了”

藥塵說罷,將一個卷軸彈向雲韻。

他現在擔心古河反悔,肯定不會將東西這麼輕易的就交出去。

但肯定也不能什麼都不給,乾脆就將藥方交出去,讓對方安心等待。

而雲韻拿到,拿給古河檢查一番,確定無誤後,方纔收入納戒。

等這件事情解決,再拿去寶庫存放。

至於古河,也如藥塵所料的那般,在見到皇極丹的藥方之後,情緒也是穩定下來,不再催促煉藥手法的事情。

在他心中認為,對方既然都願意拿出這等丹藥的藥方,肯定也不差他的煉藥手法了。

“既然三年之約已經結束,雙方也是平局收場,從今往後,蕭家與納蘭家,再無瓜葛,這場婚約,就當作不存在了”

藥塵也是怕雲嵐宗暗地搞事,於是利用靈魂力量裹挾著聲音,將之傳出附近極為廣闊的範圍。

聲音所到之處,人群也是好奇的望向雲嵐宗這個聲音的源頭。

心中除去驚訝,也有些明白這句莫名其妙的話語的意思。

然後,就叫上海波東,朝著帝都方向飛去。

而蕭炎出奇的也是安靜了下來,沒有過多的話語。

雖然在他心中,與納蘭嫣然的這場決鬥,他是輸了。

但遺憾的同時,他也清楚自己來這裡應約的主要目的,就是洗刷他們父子的恥辱!

對於誰輸誰贏,那是其次才考慮的。

而現在,他和納蘭嫣然在雲嵐山巔打成那樣。

不論輸贏,從現在開始,他們蕭家的恥辱,都已經洗刷乾淨。

沒有人再敢小覷他們蕭家,特別是他父親。

畢竟,現在誰要想惹蕭家,就要考慮清楚。

以後怕不怕他這位十八歲就到達四星大鬥師的後輩報復!

而雲嵐宗見到蕭炎離場,也是在和各方勢力代表一陣客套之後,也是開始趕人。

最後,這場加瑪帝國無數人期待數年的盛事,也是這樣虎頭蛇尾的結束掉了

至於紫妍,她也是按照林楓所說,沒有去跟蹤蕭炎,而是飛往附近的森林中歇息。

等明天她去街上弄張蕭炎的畫像過來,這件任務,也就到此結束。

然後,她就能重新返回黑角域.

半天之後,藥塵就在米特爾家族眾人複雜的目光中,從容的挑選出大量的金幣、藥材、功法鬥技等物品。

在裝滿五六個納戒之後,方纔大搖大擺的走出大門,淡然離去。

而在米特爾大門外等待許久的古河見到前者出來,立馬迎了上來說道:“大師,我的”

“行了,別催了,我現在就給你。”

見到像牛皮糖一樣的古河,藥塵臉上也是閃過一絲不耐,從納戒裡麵取出一個卷軸丟前者。

“既然交易已經完成,那我就不打擾大師了。”

檢視一番,確定手上的東西沒問題後,古河臉上也是露出一抹笑容,說完後,便飛快的離開此地。

他現在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去研習這些高深的煉藥手法.

“嗬嗬,骨慕的一些邪門歪道,豈是什麼好東西?之後,有你好受的.”

見到那急切的古河,藥塵心中暗暗冷笑道。

這傢夥之前還想殺他奪火,他可不是那種對方要宰他,他還送人好東西的大冤種。

“現在事情全部解決,小炎子,我們回烏坦城吧。”

說著,藥塵望著手上這些納戒,繼續說道:“這裡麵的幾千萬金幣,我們就拿著到時候買東西用,剩下的功法鬥技等物品,就給伱們蕭家增強戰鬥力吧。”

之後,藥塵的靈魂力量迅速退回納戒裡麵,將身體控製權讓了出來。

“嘿嘿,謝過老師。”

見到那龐大的各種資源,蕭炎心中一樂,咧嘴道。

等他們將這些東西消化完,實力必將暴增數倍。

等他回去後,先煉製一些丹藥,將家族裡麵的眾人實力先提升一輪。

這樣,也能更加保險,防止其他一些勢力惦記。

良久,蕭炎回過神來,收回納戒,往帝都的飛行運輸行方向快步走去。

出來這麼久,他也想快點回到蕭家,將這個訊息告訴家人。

半響之後,在蕭炎的金錢攻勢下,一頭飛行魔獸猛然升向高空,朝著烏坦城方向飛去.

由於飛行魔獸速度不錯,即使烏坦城與帝都相隔十幾座城市。

但在日夜不停的飛行之下,僅僅五天,便來到了烏坦城外不遠處的空地上空。

盤旋幾次之後,在馴獸師的控製下,飛行魔獸穩穩當當的降落在地麵。

付完尾款,蕭炎旋即從中走出,往城中快速奔去.

懷戀一番之後,他便來到了蕭家門口。

站在了自家門口,蕭炎卻是安靜了許多。

目光在蕭家周圍掃過,當年他離家之時,這裡幾乎是門庭若市。

然而如今,卻是顯得頗為冷清。

那往日大門口整齊站立,頗具威勢的門衛,現在卻竟然是一個都不見。

“究竟發生什麼事了?”

眉頭緊皺,蕭炎心中突兀的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而藥塵卻是已經感知過蕭家府邸裡麵的全部情況,遲疑片刻,方纔沉聲說道:“小炎子,蕭家似乎是惹到了什麼強敵,裡麵的人,都已經”

雖然前者沒有明說,但蕭炎也能聽出其中的意思。

原本就有些陰沉的臉龐,變得下一秒像是要凝結出寒霜似的。

“吱嘎。”

推開大門,蕭炎腳步剛踏入門內,就看到滿地的屍體。

這些人的死狀都極為扭曲,像是生前見到了什麼可怕的存在。

見到這幕,蕭炎雙眼瞬間變得通紅,急忙運轉鬥氣,往他父親的住所趕去。

推開房門,裡麵空無一人,各種物件卻是非常整齊,不像是有人來過的樣子。

之後,又在他父親可能出現的幾個地所尋找一圈,但並未發現半點線索。

(本章完)後。見到那名冰屬性的鬥皇並未發現自己,向著藥塵詢問道:“老師,他沒追上來吧。”“沒有,看樣子,他應該已經放棄了追殺。”藥塵強大的靈魂力量掃視一圈,隨後說道。“呼~”聽到這話,蕭炎方纔大鬆一口氣,大罵道:“瑪德,也不知道那名鬥皇發什麼瘋,硬是追殺了我們好幾天,難道那頭五階魔獸是他親兄弟不成。”“誰知道呢,要不是我現在沒天材地寶來補充靈魂力量,又加上要幫你獲取火焰,升級焚訣,我早就將那個混蛋擊殺了。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