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玉片

楓,輕笑道:“不怎麼樣,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盤,但是,本王現在搶過來,不也一樣?”“女王陛下真要如此的話,那我們定然不可能坐以待斃,拚死自爆的話,相信還是能將女王陛下永遠的留在這裡的,那之後,蛇人族會不會被各方勢力吃幹抹淨,那就難說咯。”兩旁的綠蠻和白牙,聽到林楓的話語,不由白了他一眼。都什麼時候了,還想著敲蛇人族一筆。但也是很配合的上前一步,彷彿真的聽從林楓命令一般,準備與美杜莎同歸於盡。“女王。...第127章

玉片

“可惡,這到底是誰幹的?”

蕭炎一拳將身旁的木柱擊碎,怒吼道。

此時他的模樣,宛如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,臉龐因為憤怒,而變得極度扭曲。

“小炎子,你先冷靜一下,我靈魂力量在蕭家巡視一圈,並沒有發現你父親的蹤影,先看看能不能找到關於兇手的蛛絲馬跡。”

見到前者那副模樣,藥塵提醒道。

“對,先找到兇手,看我不把他碎屍萬段!”

聽到藥塵的提醒,蕭炎也是回過神來。

然後強忍壓著情緒,繼續往裡走去,查詢著兇手的線索。

快步走近一具屍體,蕭炎發現這人還活著的時候,他認識,是他們蕭家僅有的幾名鬥師之一。

而如今,卻表情極為恐懼的死在這裡。

蕭炎蹲下檢查片刻,發現屍體表麵並沒有半點傷勢。

同時,經過他的檢查,也不像是毒藥致死的。

更何況,他現在可是四品巔峰的煉藥師。

能逃過他檢查的高階毒藥,不太可能被兇手拿來對付他們蕭家的這些鬥者、鬥師.

不過,這人口袋裡麵的物品都被掏了出來,散落一地。

而且,從地上到處撒落的各式物品來看,這名兇手,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東西。

“老師,這肯定是雲嵐宗,或者是米特爾家族乾的,還請你借我一下力量,我要為蕭家族人報仇。”

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詭異的情況,思來想去,也想不到什麼有用的資訊,旋即把目光鎖定到與他有仇的兩個勢力身上。

聞言,藥塵搖了搖頭,神情嚴肅的說道:“這種死法,我看不像是他們那種末流勢力能造成的,希望不是魂.”

“等等,伱旁邊的枯井裡麵有人!”

說到一半,藥塵忽然在旁邊的枯井下麵感受到一絲微弱的生命力輕微波動一下,提醒道。

“什麼?”

聽到藥塵的話語,蕭炎也是一驚,然後趕緊跑到旁邊的枯井旁邊,朝裡麵望去。

隱約之間,他似乎望到到井底躺著一道黑影。

抓住井上用來打水的繩子,隨後一躍而下。

“二長老!”

落到地麵,蕭炎藉著從井口投下的一縷陽光,認出了井底這人的身份。

將倒地的這名老者扶起後,蕭炎釋放出一道獸火後。

這才發現,這位二長老的小半邊身子幾乎已經消失不見。

傷口上麵,被沾染上一些不知名的黑色物質。

“他基本就剩下最後一口氣了,要不是現在即將甦醒,散發出一絲細小的波動,我可能都發現不了,你趁他現在還活著,和他說完最後一句話吧。。”

望著那傷口的黑色,藥塵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,說完,便回到納戒之中。

聽到藥塵的話語,蕭炎臉色十分難看。

好不容易找到一名活著的族人,卻被告知這是最後一麵。

遇到這種事情,想必沒有幾人心情能好吧。

“咳咳.”

就在前者失神時,那名老者口中忽然傳出咳嗽聲。

緊閉的雙眼,也是緩緩睜開。

“蕭蕭炎,是你嗎?”

那名老者的雙眼突兀的見到光芒,下意識的微眯雙眼,隨後虛弱的詢問道。

“二長老,蕭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,我父親呢?”

見到對方甦醒,蕭炎將心中一連串的疑惑說了出來。

“真是你啊.咳咳”

二長老感嘆一聲,沒想到這種時候,還能再見到倖存的族人。

緩了一會兒,方纔緩緩說道:“早上,本來一切都還好好的,但一名渾身纏繞著黑霧的黑衣人兀地出現在空中,然後不斷的釋放出黑色鎖鏈,肆意殺戮我們蕭家的人.”

說到一半,老者似乎力盡,再度歇息片刻,說到:“那人好像是想要我們的祖傳玉片,他在走之前,還說了句,這蕭家,到底把玉片藏哪裡去了.對了,你父親我記得是被那黑衣人抓走,而在那之前,他把這塊祖傳的玉片遞給了我”

又是一陣歇息,然後繼續說道:“雖然我現在並不知道族長現在確切的情況,但若是這玉片中心還亮光,就能夠確定,現在的他,至少沒有生命危險。”

說著,二長老從懷中小心翼翼的摸出一個古樸的盒子,遞給蕭炎。

而後者聽到這東西能確定自己父親的情況,趕忙開啟盒子。

然後,隻見一枚翠綠的玉片靜靜的躺在其中。

而此時的玉片中心位置,一個光點,正緩緩遊走著,宛如具有靈性一般。

“這枚玉片,是蕭家祖宗所留,每一任族長,都將會其中留下一點靈魂力量,隻要族長身死,那麼這個遊走的光點就會隨之消散,而看現在族長所留下的靈魂光點依然強盛,想必並沒有生命之憂。”

望著那塊令他們蕭家滿門被屠的玉片,二長老眼神有些複雜,有氣無力的說道。

隨後,似乎是想起了什麼,猛地爆發出強大的力道,一把抓住蕭炎的手臂,神情激動的說道:“迦南學院的那些後輩想必都還活著,你見到他們之後,告訴他們,不要替我們報仇,因為,那名黑衣人,他飛行的時候,沒有鬥氣化翼,是鬥.”

還未說完,那原本激動的二長老突兀的失去了力量,雙眼緩緩合攏,徹底失去了聲息。

“二長老!”

見到對方死亡,蕭炎後槽牙都快咬碎,心中對於那名黑衣人的的仇恨度,直接爆表。

“可惡,哪怕你是鬥宗,我也要讓你付出代價!”

輕輕放下二長老的屍體,蕭炎發狠道。

但他實在是想不明白,那種鬥宗強者,為什麼會為了他們大鬥師家族傳承的一塊玉片就親自上門尋找,而且還抓走他父親。

至於雲嵐宗和米特爾家族,甚至整個加瑪帝國的人,都被他排除。

米特爾就不用說了,不可能有鬥宗高手的存在,不然也可能那麼輕易的被他們師徒敲詐。

至於雲嵐宗,也不太可能。

要是這次來的是風屬性鬥宗,那他可能還會懷疑雲嵐宗。

但暗屬性,恐怕雲嵐宗連像樣的功法都沒有,哪裡來的資源培養出暗屬性鬥宗。

(本章完)龐然大物。“呼~”輕吐一口氣,林楓調整好情緒,徑直走了進去。穿梭過那擁擠的門口,在大門旁那些目光猶如鷹鷲般毒辣的守衛巡視下,從容的行了進去。進入拍賣行,柔和的燈光傾灑而下。外界的那些喧鬧之聲,似乎也是在此刻被隔絕了一般。短短幾米距離,卻是猶如相隔兩重天地。緩緩的停下腳步,林楓目光四處掃了掃。望著麵前這個猶如一個水晶城市般的龐大大廳,倒也沒有太大驚訝。畢竟此時的他,早已不是那個未見過世麵的少年。分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