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絕色真千金×冷麵戰神王爺1

在根本睡不著。於是,她頑皮地窩在軒轅琛懷裏,東摸一下西戳一下,就是鬧著讓他陪她。軒轅琛有些睏意,但還是打起精神、驅散睡意,陪著小孕婦。軒轅琛捉住她搗亂的手,握在手裏輕輕地揉搓著,“小調皮。”她更加貼近軒轅琛的胸膛,開始撒嬌耍賴,“陛下,嬪妾睡不著,陛下陪嬪妾聊聊天吧。”軒轅琛聲音裏滿是笑意,寵溺著對她說:“好好好,朕陪著愛妃,愛妃想聊些什麽?”蘇意綿想了一會兒,漸漸地臉和眉毛都皺了起來,“嬪妾想不...嘶!

好疼!

蘇意綿渾身疼痛,身體動彈不得,感覺自己被死死束縛著。

她睜開眼就看見一個老婦人拿著一把匕首惡狠狠刺向她心口。

生死關頭,她爆發出無窮的力量,掙脫開周圍好幾人的禁錮。

蘇意綿用巧勁捏著老婦人的手腕,趁她吃痛鬆手,一把奪過匕首。

藉助係統的力量,把這六七人都打倒在地,撕下她們的衣服,把她們牢牢捆起來。

蘇意綿現在纔有時間接收這個身體的記憶。

原主是丞相府被抱錯的真千金,但是在十五歲這年才發現這個真相。

這時假千金已經被培養成落落大方、才貌雙全的京城第一美人。

而原主是個農家女,每日種地砍柴洗衣做飯等等。

困苦的生活已經把她的容貌摧殘殆盡,肌膚也十分粗糙,手上也有很多陳年老繭。

於是丞相府就把原主這個真千金充作養女對待。

親生父母聽信了遊方道士算的命,認為原主這個親生女兒會克到身為京城第一美人的假女兒。

就按照遊方道士的方法,讓原主每日放血給假千金蘇嫣然解除煞氣。

原主纔回到丞相府一個月,就因為日日放血,導致身體虛弱破敗。

再加上今日假千金蘇嫣然故意說自己心口疼喘不上氣,又不經意說出,遊方道士曾經說過心頭血解除煞氣的效果更好。

於是原主那對眼盲耳聾的親生父母就命令下人取原主的心頭血。

原主就在和下人推搡掙紮之中死去,蘇意綿來到這個身體內。

蘇意綿歎息,原主以為回到了家,卻沒想到,隻是從養父母家的那個可怕的地方,來到另一個人間地獄。

還不如不回到這裏,在養父母家也就是苦了點累了點,最起碼命還在。

可是回到親生父母的家中才一個月一個十五歲的生命就逝去了。

蘇意綿從係統商城裏買下一顆修複丸、補血丸等對症的藥丸吞下。

原主的身體太過破敗,沒有係統和藥丸,她現在恐怕都不能好好站著。

這時,門外傳來丞相夫人身邊壯嬤嬤的聲音,“二小姐的心頭血還未取出嗎?”

原主記憶中每次壯嬤嬤的聲音一響起,她就知道放血的時間到了。

整個丞相府她最怕的就是壯嬤嬤。

蘇意綿冷笑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闖進來。

屋內沒有任何聲音回應,壯嬤嬤直接推開門闖了進來。

蘇意綿就站在離門不遠處,眼神冷冷盯著壯嬤嬤,“壯嬤嬤,別來無恙啊。”

壯嬤嬤道:“二小姐還未取心頭血,是想等老奴親自來取嗎?”

蘇意綿冷笑,“就是在等你,不然心頭血從何而來?”

她話一說完,在係統的加持下,力氣大增的她,一拳頭直奔壯嬤嬤的額頭。

壯嬤嬤暈倒在地。

蘇意綿麵無表情,在綁著的六七人當中點點豆豆。

好巧不巧,剛好就點到那個蘇意綿一醒來,就看著的那個拿著匕首要刺向她心髒的老婦人。

蘇意綿拿著匕首刀鋒在老婦人脖子上劃過,劃破一點表皮,但沒有出血。

用刀背輕拍老婦人的臉,“你可要聽話呀,不然我先送你下地獄。”

老婦人快速但幅度小地點頭,“老奴聽話,老奴聽話,二小姐,你說什麽老奴都聽。”

老婦人不敢大幅度點頭,因為刀就在她臉上,怕自己幅度一大,就自己送自己下地獄。

而且在這個時候她也不敢不聽話,她已經發現了二小姐好像瘋了,要真不聽話,二小姐真的會殺了她。

蘇意綿勾起一抹甜甜的笑,“好哦,別緊張,很容易的,待會兒你去取壯嬤嬤的心頭血就行。”

蘇意綿眼睛裏還有嗜血的殺意,唇角卻勾起甜笑,搭配著幹枯蒼白的臉,簡直把老婦人嚇得腿軟。

蘇意綿臉色放下來,“怎麽?還不行動?是想本小姐送你下地獄嗎?”

老夫人哆哆嗦嗦,“二、二小姐,老奴還被綁著。”

蘇意綿恍然大悟,“哎呀呀,本小姐都忘記給你鬆綁了,是本小姐的不是了,本小姐給你道歉。”

老婦人嚇得尿了出來,“沒有沒有,是老奴沒有及時提醒二小姐,都是老奴的錯。”

蘇意綿皺著眉頭捂著鼻子,十分嫌棄地用匕首劃開布料。

之後用力將匕首插入桌中,匕首直接穿透桌子。

老婦人本想拿過匕首,還想反抗,現在是完全不想了。

蘇意綿道:“去吧,我的好姐姐還在等著心頭血呢。”

老婦人伸出手,哆哆嗦嗦去拔匕首,一下子竟然也拔不出來。

在蘇意綿凶狠的目光之下,用盡全身力氣去拔出匕首,拔出來之後,老婦人在地上滾了好幾圈。

老婦人手腳並用地爬到壯嬤嬤身邊,餘光偷瞟二小姐,被二小姐嚇得一狠心就把匕首紮入壯嬤嬤的心髒。

蘇意綿拿起浸滿原主血液氣味的碗,精準丟到壯嬤嬤身上,碗也完好無損。

老婦人把壯嬤嬤的身體弄成側躺,一下子拔出匕首,血液湧出裝滿碗。

老婦人哆哆嗦嗦拿著碗遞給蘇意綿。

蘇意綿歪頭,“給我做什麽?送去給姐姐,姐姐等這碗血等了好久了。”

——

老婦人穿著被尿浸滿氣味的衣服,手裏捧著一碗新鮮的心頭血,渾身顫抖,走進蘇嫣然的閨房。

血腥味和尿騷味擴散到整個房間,蘇嫣然這下是真的喘不上氣來,被臭的。

丞相夫人嫌棄,“真是沒用,叫你取一碗血,竟然還嚇尿了,把碗放下,你滾吧。”

老婦人連滾帶爬跑出這個房間,在門口的位置頓了一下跑遠了。

隻見屋內,丞相夫人拿出幾張黃色的符紙,將符紙浸滿血,親自把這幾張符紙放在房間四角的四個火盆裏。

丞相夫人問:“嫣然,乖女兒,你有沒有好一點?”

蘇嫣然點點頭,“好多了,謝謝母親。”

丞相夫人十分隨意,“那剩下的血也無用了,壯嬤嬤,把血倒了去。”

蘇意綿站在門外眼神凶狠。

血倒了多可惜啊,這麽珍貴的心頭血,一定要全都用了纔是!起一陣涼意。瞬時,他抬眸,她就和他四目相對。一個眼神是認真和心疼。一個眼神是專注和感動。尉遲淵的臉稍微往前移動,兩人的嘴唇就貼在一起。尉遲淵驚喜她沒有推開他,打算更加深入唇齒交纏。“大王,長老院已經遞交了對郎淑女的處罰方案,大長老讓屬下來告知大王。”突然從外麵響起的大嗓門,驚得內室裏的兩人一下子就分開了。尉遲淵臉色烏黑,聲音陰冷,“知道了,滾。”外麵的侍衛驚慌應是,半滾半爬地跑遠了。大王,這是怎麽...